(中国减贫故事)西藏森布日民众讲述高低海拔两种生活

中新社拉萨9月29日电 题:西藏森布日民众讲述高低海拔两种生活

作者 曾嘉 江飞波

“即便是夏天,在我们海拔5000米的双湖草原也是要下雪的,冬天更艰难,河水全冻结,煮酥油茶只能化冰取水。”近日,在西藏山南森布日极高海拔地区生态搬迁安置点的新家里,从双湖县措折羌玛乡搬迁而来的牧民索朗次珍讲述起两地生活差异。

这个搬迁安置点位于雅鲁藏布江中游北岸,西藏官方计划在此安置4.1万名超高海拔地区牧民,其中一期约4000名来自双湖县、安多县的牧民已于2019年年底安置完成。

“双湖一年只有两季,一个是冬季,一个是‘大约在冬季’。”索朗次珍打趣说,这是牧民们在双湖“艰苦求生”的印证。

索朗次珍的大儿子扎西次仁现就读于湖北bg视讯,他回忆,自己16岁那年前往拉萨,发现拉萨和双湖最大区别是有很多树。“双湖只有草,我们小时候对树的认识全在课本上。”他说,自己最喜欢的植物便是树。

年已七旬的罗达瓦此前任措折羌玛乡副乡长。上世纪70年代,罗达瓦是最早参与北迁无人区的牧民之一。他说,搬到了森布日后更体会到了极高海拔地区牧民生态搬迁的重要。“双湖更适合藏羚羊、藏野驴等高原野生动物。”

邓增曲加此前在双湖县中心小学工作,现任森布日幸福家园九年一贯制学校党支部书记。他说,此前双湖还面临一大难题便是老师留不住,“尤其是冬天,申请调离的老师很多,都说气候太恶劣,久了容易患高原疾病。”

为解决搬迁牧民孩子的教育问题,西藏官方提前规划统筹,将涉及一期搬迁的各乡学校合并,组成了拥有830名学生、59位老师的新学校集中教学。

“之前我们在双湖的学校有个篮球场,因常年下雪,孩子们户外活动很少。”体育老师白珍说,到森布日后,学校海拔降低了近1500米,她最直观的感受是孩子们身高长得更快了,如今孩子们玩得很开心。

50岁的嘎加对在森布日的生活挺满意,他说,搬到雅鲁藏布江畔后,两个儿子在对岸的贡嘎机场工作,每人月薪3600元人民币。目前他们家的牛羊留在了藏北草原,并以入股的方式加入了合作社。

“我们家草场面积20多万亩,每年草补等政策性收入加上合作社的分红约有3万元。”他说,除了气候宜居外,他非常喜欢这里生活的便捷性,家里的老人去拉萨转经、看医生等都很方便。

除了解决教育、就业、住房、交通等基本问题,西藏官方推出的多元化产业培育已先期启动:现代牧业养殖、畜产品加工、民族手工艺等相关项目已陆续开建,记者在安置点附近看到,近千亩矮化苹果9月已进入采摘季。

种植企业相关负责人张岱介绍,矮化的嘎啦、富士系列苹果经过选育第二年便可挂果,往后逐年进入丰产期。

“果园建设、管理过程中可以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,在企业稳定经营后,预计2022年可按照合同约定,为搬迁牧民进行分红。”张岱说,森布日气候适宜、阳光充足,产出的苹果甜度非常高,口感很好,供不应求。(完)

【纠错】编辑:admin

链接:西藏森布日民众讲述高低海拔两种生活